<address id="rbzbl"><nobr id="rbzbl"><meter id="rbzb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rbzbl"><nobr id="rbzbl"></nobr></form>

    <form id="rbzbl"><nobr id="rbzbl"></nobr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rbzbl"><form id="rbzbl"></form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rbzbl"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rbzbl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rbzb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rbzb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News
                    【分享】環保PPP遭建筑商掃貨,給環境“治病”只是有錢就行?
                    瀏覽次數: 日期2017-05-10
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華夏時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馬維輝

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E20研究院調查顯示,從投資額度看,環保類PPP項目中,國有企業所占比例約為72%,民營企業僅占28%。這其中,建筑承包商又占據了很大比例,使得專業的環保投資運營商被建筑施工企業擠出市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環保項目的專業化運營問題正在引發熱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E20研究院調查顯示,從投資額度看,環保類PPP項目中,國有企業所占比例約為72%,民營企業僅占28%。這其中,建筑承包商又占據了很大比例,使得專業的環保投資運營商被建筑施工企業擠出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環保公司是給環境治病的,一個人病了,誰到醫院愿意找一個不專業的大夫來看呢?”永清集團董事長劉正軍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3月23日,在2017(第十五屆)水業戰略論壇上,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研究中心主任李開孟也表示,幾年之后,環保PPP項目可能會面臨很嚴重的專業化運營的問題,對PPP各種違約會產生很重大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劉正軍建議,應該提高環保PPP項目專業度的門檻,把不專業的、投機的公司擋在外面。不過,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應該避免設置歧視性招標條件,而是通過在PPP考核付費體系中嚴格捆綁環境績效,從而避免企業有通過工程利潤短期套利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融資平臺的替代物?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開孟表示,現在環保PPP主要的參與主體是建筑承包商和各種財務資金投資人,他們并不具備真正的運營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有些PPP不需要專業運營能力,比如高速公路,那無所謂。但環保不一樣,做環保PPP的目的是為了提升公共服務的質量和效率,所以必須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?!崩铋_孟表示,“環保PPP非常重視公共服務的運營能力,而運營能力不是三兩天就能夠培育好的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開孟表示,幾年之后,現在已經上馬的環保PPP項目將面臨很嚴重的專業化運營的問題,對PPP各種違約會產生很重大的影響?!耙苍S目前還不突出,但這個問題將會很快出現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很多建筑企業會與環保企業組成聯合體。一位環保業內人士表示,“看看最近的中標公告,基本都是聯合體中標,其實就是大國企拉個環保公司成為聯合體,活都是環保公司干,大國企分錢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此位環保業內人士進一步分析,這樣做的問題在于,項目的建筑利潤占了大頭,被建筑企業拿走了,環境服務卻沒有相應的回報。建筑企業通過工程利潤提前實現短期套利后,后續的風險則甩給了環保企業,可能造成項目違約和爛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出現這一情況,與招投標門檻有關。劉正軍表示,“到招投標網上去看,民營企業基本是沒辦法入圍的。我們原來的規模是一百萬元,但招標要求資格是一千萬元。后來我們達到一個億的規模了,但招標要求又是一百億了。中國環保企業注冊資金達到一百億元的,我還沒有聽說過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環保工程公司的經濟實力普遍偏弱,工程資質低,而招投標過程的資質門檻較高,因此大量環保工程都被建筑企業中標。環保企業要想參與進去,只有與建筑企業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根本原因還在于地方政府的融資導向。濟邦投資咨詢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張燎認為,從2009年的4萬億投資風潮后,地方政府已經習慣了平臺公司的融資模式,但這套機制后來被財政部掐斷了,剩下的只有兩個出口,一是地方債,二是PPP。而地方債發行緩慢,供給不足,只能解決地方政府的存量債務問題,新增項目完全沒有辦法滿足,所以地方政府紛紛把PPP看成了原來融資平臺的替代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甭管黑貓白貓,抓住老鼠就是好貓。不管真PPP還是假PPP,能解決融資問題就是好PPP。這就是當下地方政府的真實心態?!睆埩潜硎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建議捆綁環境績效

                    劉正軍建議,應該提高環保PPP項目專業度的門檻,從而把不專業、投機的公司擋在外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也有觀點認為,這是環保企業在“眼紅”建筑企業。國企資源整合能力強,拿到項目后,可以整合各方面技術,各大設計院也會“跟著大腿走”,而環保公司的技術并不一定就是獨一無二的,因為環保項目的技術門檻沒有那么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城鎮水務分院資源能源所所長王家卓也向《華夏時報(公眾號:chinatimes)》記者表示,環保圈不是一個封閉圈,不存在誰能做誰不能做的問題?,F在環保PPP項目動輒數十億元,需要有搭建平臺整合資源的能力,以及投融資和克服困難搶工期的能力,而這些并不是傳統中小環保公司的強項。目前一些國有建筑類企業在環保方面投入不小,又有整合資源、投融資、項目管理等方面的優勢,這些企業與專業環保公司合作的模式也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環保PPP市場需要的是技術+資本+設計+施工+運維一體化的服務,片面強調某一個都不行。當前需要避免兩個極端,一個是環保技術高門檻論,認為這個事就自己能干,別人都干不了,實際上水環境治理大部分都是成熟的技術;另一個極端則是環保產業無門檻論,認為有錢誰都能干,這個也是不對的?!蓖跫易勘硎?,“跨界和融合肯定是大趨勢,抱怨沒有用,大家揚長避短、整合資源才是關鍵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薛濤表示,在中國國情下,確實要對各企業平等而待,無論民企、外企還是國企,所以要避免設置歧視性招標條件。另外,在PPP考核付費體系中,必須把環境績效嚴格捆綁在整個運營期的回報中,從而避免任何一類企業有通過工程利潤提前實現短期套利的機會,最終造成績效迷失和實際上的投資浪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在于哪類企業獲利與否,關鍵還是環境治理效果?!毖硎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開孟也向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目前大家對PPP的理解還存在誤區,財政部《關于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有關問題的通知》中規定,PPP的通常模式是由社會資本承擔設計、建設、運營、維護基礎設施的大部分工作。而實際上,社會資本需要成立一個SPV(特殊目的機構),由它來承擔提供公共服務的責任,并不一定要由它自己提供,只要具備整合資源的能力,最后能對結果負責就可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PPP的核心是構建SPV載體,關注目的和治理結構,整合設計、建設、運營、維護能力,而不是非要讓它有這個能力,目前的導向是錯誤的?!崩铋_孟說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年轻的护士4在线观看视频_午夜一级不卡毛片_偷拍小说区图片区视频区_一级毛片完整视频国产